我的位置: 首页 > 详情页今日推荐栏目 > 正文

“亚洲最后的穴居部落”搬迁系列之二 | 在洞穴中漂泊百年,中洞人家多至“洞五代”

  苗族被西方人类学者视为东方吉普赛人,这个苦难的民族过去从未有过自己的土地,而是在别人的土地上流浪。


  打饶村距离中洞约6公里,中洞苗民对它再熟悉不过了。紫云到罗甸的公路从此穿村而过,以前,穴居居民无论去县城还是去格凸河、宗地两个镇赶集,都要经过这里。他们做梦也没想过,多年后这片土地会成为自己的归宿。


711.jpg


  他们究竟在山洞里住了多久,没有准确的依据,最长的说法是超过150年。不过,中洞居住史是非常清晰的,一共69年。


  罗华清说,据老一辈人口口相传,他们这一支苗族,一直逐洞而居。100多年前,先辈住在一个名叫“白鹤仓”(音)的山洞,当时仅有罗姓、梁姓、王姓6家人。有一年,附近一个苗族小伙看上洞里一个姑娘,被拒绝后,小伙及其族人闹事,还在洞中纵火烧房。


  他们只好逃到下洞。下洞面积不大,好处在于,它是一个穿洞。若是遇到土匪,村民们便于从洞两侧逃走。


  解放后,土匪被肃清。1951年,这几户人家搬到宽敞的中洞生活。不久,周围一些苗民陆续搬入,最终形成罗、王、梁、吴四姓聚居的洞中苗寨。洞内彼此通婚,四姓人家都有亲戚关系。


722.jpg


  土地就在洞穴周边,没有水田,“六分石头四分土”。村民在石旮旯里种玉米、红苕和芋头,大多数人家不够吃。2003年,中洞首次进入全国人民的视野时,他们人均年收入只有200元左右,而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 5431元。


  就这样,穴居部落在山洞中不断漂泊长达百年之久,日子一天天一年年重复着煎熬下去。


733.jpg 


  搬家前夕,王凤忠坐在火塘边,掰着指头算了算,69年来他们一家传到“洞四代”,而洞里最多的一户人家有了“洞五代”。


文/图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肖郎平 徐荣锋

责任编辑/胡岚